专题活动 更多>>

  • 南京志愿服务项目最佳口碑奖评选活动
  • 家风隽永 德润金陵
  • 畅游江苏 文明相伴春节篇
  • 南京好人365德耀中华特辑
  • 南京道德模范网上展馆
  • 劳动光荣 创造伟大

“走乡村 看振兴”:优美生态乡村振兴新支点

南京文明网 www.wmnj.gov.cn 2018-04-11 来源: 新华日报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这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如何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今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推动五个振兴:即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和组织振兴。新华日报记者近日分赴大江南北,走进田间地头,观察农业新变化,对话农民新理念,感受农村新气象。
茅山脚下,句容市天王镇唐陵村的万亩花木发新枝;潘安湖畔,生态改造后的贾汪新村引来八方客;曹山景区,一条七彩公路串联起溧阳百余个农舍村落……春暖花开,记者行走在江苏各地的乡间,感受美丽田园景致,倾听乡亲们讲述美好生活,见证良好生态正成为乡村振兴的支撑点。
塌陷地蝶变碧水湖,七彩路描绘绿画卷
春风花草香,徐州市贾汪区潘安湖7000亩水面碧波荡漾。一车车游客涌来,让家住湖边潘安村的李海良满心欢喜。3年前,在南京飘了12年的他,回到家乡开饭店,并卖起雕塑,生意不孬。“村里不变好,我也不回来。”李海良指着村头由他创作的潘安雕像笑言,再也不用“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现在的乡村新貌就像美男子。
曾几何时,潘安村被煤矿包围,5000亩村庄塌陷,不得不整村搬迁。如今,家家住上二层小楼,天然气和自来水样样通,原来的塌陷区也变成景观绿地和潘安湖的一部分。“这里是天然氧吧,来个深呼吸,没问题!”潘安村党总支书记王伟不住地夸,家乡变化大。
人在景中走,如在画中游。溧阳有条一号公路,其两侧步道呈现红、黄、蓝等7种色彩,映衬着山间绿植。这条去年11月建成的七彩路,贯穿全市31个行政村、133个自然村和220多个乡村旅游景点,连通曹山、瓦屋山等交通不便的丘陵地带,让美丽乡村串珠成链,难怪不少当地人说,“溧阳这么美,何必去远方”。
从苏北到苏南,田园风光处处惊艳。在沛县大沙河沿岸,河滩地上遍布家庭农场,全新打造出春季赏花、夏季避暑、秋季采果、四季有景的乡村观光农业带;在句容市天王镇唐陵村,上万亩花木扮靓了这个“江苏最美乡村”,村党委书记刘树安直言,从过去七成土地抛荒长草到如今花木成田,他们真正体会到“水美乡村,乐享自然”。
生态振兴,江苏已是绿色满园。“十二五”以来,江苏省建设千余个江苏省级美丽宜居村庄和万余个市级美丽宜居村庄。2017年,江苏对45个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试点,2018年还将分两批再启动75个,计划到2022年创建500个。
抽水马桶请进门,乡村配套不输城里人
乡村之美,不只在于种花养草,老乡们更期盼拥有完善的生活配套。自来水和天然气通不通?污水和垃圾如何处理?有没有休闲活动的场所?这些家常事、身边事,正是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必然要求。
“蹲坑?都是老黄历啦。我们的设施,不输城里人。”50岁的铜山区棠张镇沙庄村农民吴学峰很感慨,蹲了一辈子旱厕,今年在家用上了水冲厕所。2017年12月,村里铺设4公里污水管网,让280多户居民完成了“旱改厕”,曾经无人问津的抽水马桶,一下子成了紧俏货。走在村里,3所按照统一标准修建的公厕很是惹眼,一场“厕所革命”让乡亲们“方便”更方便。
抽水马桶请进门,分类垃圾请出门。在沙庄村的有机垃圾处理中心,记者看到,一台发酵处置机器正开足马力运转,每天最多“吃”掉500公斤有机垃圾。运营该项目的江苏舒美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峰介绍,这些收集来的菜叶、果皮等,只用24小时就能变成上百公斤有机肥。村里为了促进大家对垃圾分类,推行积分奖励制度,还推广宣传“分类口诀”,效果很好。“过去能不乱扔垃圾就不错了,现在八成村民能分好类,实现了‘垃圾分一分,环境美十分’。”沙庄村党支部书记吴学允说。
盯住顽疾,补齐短板,美丽村庄才能既有“面子”,更有“里子”。江苏省政府2017年印发的《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改善公共服务:加大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着力完善供电、通信、污水垃圾处理、公共服务等配套设施,适当增加旅游、休闲、停车等服务设施。
不仅乡村生态美,更要乡亲生活好,江苏各地聚焦农村公共服务,全面发力。宜兴市万石镇余庄村,铺浇水泥道路6万平方米,疏浚河道13.5公里,村民改水改厕率达98.5%;溧阳市别桥镇塘马村与专业公司进行股份制合作,通过专业化运作,实施基础设施建设;宿迁市耿车镇大众村铺设雨屋管道3.2公里,扩建村庄及景观道路8.4公里,改造强电线路1.2公里,村长王加银说,过去这个以加工废塑料为主的“垃圾村”,如今是村民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百年老树留乡愁,乡土风情不能丢
老街雨巷,丝竹悠扬,溧阳市戴埠镇蛀竹棵村是藏在南山深处的世外桃源。几年前,村庄在建设时曾请来规划团队,结果设计图一出,大家傻了眼:大草坪、大公园,老村变成了城市模样。不行!于是,年过六旬的周志清“出了山”,曾做了多年水利工作的他,是当地的一名乡村工匠。在溧阳,他的“同行”还有9人。
“乡村建设不能一味追求城市化,更不能大拆大建,建得像小区一样,要尊重乡土,天人合一。”周志清推翻了之前的设计理念,自己手绘了一张规划图。他的想法变成了现实:在蛀竹棵村,一棵500岁枫杨树,无声讲述着小村的历史;树下,一条涧河穿村而过,塘边也成了村民们淘米洗菜的码头;村里还留下仅有的三四亩蛀竹林,让大家记得村庄名字的由来。
留得住乡愁,才能吟唱动人的田园牧歌。贾汪区马庄村党委书记孟国栋表示,如何处理好新与旧、快与慢、物质与精神的辩证关系,是乡村振兴的难点,也是发力点。“马庄坚守文化立村30年,保留下人文和历史风貌,才让乡村有了根与魂。”
“根据不同地区和乡村的个性特色,注重保护乡村传统肌理、空间形态和传统建筑,做好重要空间、建筑和景观设计,深挖历史古韵,传承乡土文脉,形成特色风貌。”江苏省政府已提出明确要求。专家调研后指出,这正是一条符合乡村发展与振兴的新路,挖掘了独特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保护了乡村社会价值体系和集体情感记忆,重构了充满文化内涵的精神家园。(新华日报记者 刘宏奇 蔡 炜 董超标 徐明泽 王世停 马 薇 王岩 徐超  联合采访 贲腾 万小珍 许珵珵 执笔 王岩 刘宏奇)